至今,我仍不明白自己为何离开谢桥,来到川硐,尽管我曾不止一次的追问。

我发现,人其实是容易被环境训化的动物。有时候在一个地方久了,很容易把这里当成全世界,而这一切往往毫无征兆,令人难以自觉。

我也许是有些疲惫了,想要离开,故而做出了职业生涯上的第一次逃离。

逃离城南,来到城北。告别熟悉,走向陌生。而生活的魅力,有时候?#22378;?#24688;恰始于陌生和未知。

2018 年 12 月 26 日。是我离开谢桥的?#20806;印?/span>

五年时光的割舍,自然有许些隐殇。

“忘记过去是一场赤裸裸的背叛”,好像谁说过这么一句话。我想,对短暂的人生来说,是没?#35874;?#20250;背叛的。于我,现在提起笔,企图写写仿佛被盗掘的五年,大抵是对五年生命历程的唏嘘和缅怀吧。

一叹之间,五年已过。

这五年,更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幻觉。

2013 年 10 月 10 日。我踏上了自己的职业之路,去到谢桥,当了城管。

是日,天朗气清。

清清木?#24049;?#20043;水,在阳光下缓?#27627;?#28108;。

彼时,谢桥到处是建筑工地,空气并不像想象中一样清新。行人步履匆匆,?#30423;?#30142;驰而过。这片土地,已在咚咚琅琅的挖掘声中,附粘着工程车滚滚向前的车辙,驶向了它的蜕变之路。

那时刚从大学毕业的我,也穿上了制服,满怀憧憬的开始了自己的职业之路。

空气是城市的良心。谢桥建筑工地本来密集,加之一些工地为抢抓工期不文明施工和运输,造成了道路扬尘,污染了城市空气。刚入职时我的重心工作,就是“等待”。每天站在建筑工地的路口,等待开出来的渣土运输车,驶出过水池,清洗干?#32531;?#31163;开,然后继续等待下一辆开出来的车。

常常午?#25925;?#20108;点,工地停工才结束等待。然后骑着破旧的摩托车穿行在萧瑟的夜风中。耳畔响起排气管的?#32531;穡?#37027;声音没有形状,却?#22378;?#20805;满了思想。眼睛全是光,城市的光,迷人的光,让人忧郁的光。

春去秋来,严寒酷暑,都在督促工程车?#24576;?#19978;路。从清晨到黑夜,每天都在面对数不清的工程车,等待,离开。只是,在生活里,却始 终不明白自己在等待什么。

除了空气污染,视觉污染亦是城管人的工作重心。

城市的美丽,从来不是顺理成章的。各种影响城市颜值的视觉污染自然难绝于?#20426;?#25105;们沿街徒步,悉心打理着并不算太大的谢桥。铲除街道上撒 落的沙石泥土,扯掉参差不齐的户外广告,清理临街无序堆放的杂物……都是我们工作的剪影。有时 打理一条街,需要一个上午。最难忘,有次我与两名队友清理围挡破旧广告和人行道杂物,顶着烈日从 名?#19968;?#21040;义乌城,早上?#35828;?#24320;始,至中午两点才吃上饭。?#34987;?#22836;张望那被打理后的街道时,扑面而来的街道靓景,和着铜城六月天可怜的一丝丝微风, 从热浪?#35874;?#32531;扫过来,爬上疲惫的脸颊,捋了捋焦 灼的汗水,轻抚着饥肠咕噜的胃,是多么浑浊的感受啊。

我常常想,城市需要打理方能美丽,人更需要打理,思想和心灵的除污去垢,才是这世间最难的事吧。

木?#24049;?#20043;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木?#24049;?#20043;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

至今想来,身为城管人,最让我揪心的工作莫过于与流动小贩打交道了。

“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”,这世间很多事情 都是可以通过对?#25942;?#20915;的。在我的视域里,与流动 小贩打交道,其实就是与他们进行一场场对话。

每天,我站在谢桥临时菜市场、人行道及周边茫茫人海里,与连绵不绝的占道流动商贩对话,卖 水果的,卖蔬菜的、卖杂货的、卖小吃的,卖鱼肉的, 偶还有摆摊算命的。我不厌其烦地和他们对话,请 他们不要占道摆摊,以保持道路畅通,方便他人出?#23567;?#31449;在铜城的边缘,置身岁月的?#39034;?#20013;,我与流动商贩们日复一日的对话,时而平和,时而激烈,时而断裂,时而失语。平淡而破碎,重复而乏味。

微风吹过的时候,偶有汗珠在空中洒落。如同 飞舞在?#30701;?#19979;的乌?#30130;?#24635;会让人暗生许多莫名其妙 的困惑与忧伤。

生活亦是对话。

因为生活不是诗。诗在天边、在云端、在星空,而?#24444;?#37325;复的对话,就在耳际。每天与亲人朋友对 话,与柴?#23376;?#30416;对话,与黎明对话,与黄昏对话,与 黑夜对话。

2015 年秋,我离开了城管执法一线,被?#25165;?#33267; 办公室工作。从此,我每天工作除了对?#26377;?#35843;,办会 办事,就是作文,讲得正统一?#25004;?#20570;写材料。请?#23613;?报告、?#19981;?#31295;、方案计划……夜深人静,枯灯?#21152;停?心无旁骛,伏案作文,其实是很可贵的体验。常怀 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执念,每每到“山重水?#21254;?#26080; 路”之境,忽?#21482;?#28982;开朗,巧得佳句,便自以为妙哉, 常常欣喜不已。

作文之乐,于斯?#26441;?/span>

草木荣发,春山可望。如今的谢桥,高楼?#33267;ⅲ?道路宽阔,山清水秀,?#28108;?#25104;荫,城美人和,与五年 前恍若隔世。

自然,再也不会有人记得当年站在这片土地上 等待工程?#30423;?#30340;小城管了。犹记得那时工作累了, 下班了就学?#20999;?#21746;学家,跑到木?#24049;影?#36793;去思考人 生,虽然从来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。

五年了,如今我已到了新的地方,面对田野,开 始了另外一种?#21512;那?#20908;。

离别之际,仿佛只剩下一声叹息。

这?#22378;?#35753;我触摸到一丝弥足珍贵的安全?#26657;?#24573;而又感到一种嵌入岁月的剥离。

感叹过后,又多感激,终于再也难以说清楚了。

感叹时光流水,更感激岁月馈赠。工作中的完 成的每一件事,生活里跳动的每一个音符,生命里 出现的每一个人,都是岁月的馈赠。这些馈赠,赋予了我更多负重前行的力?#20426;?这或许正是离别的意义。 

(刊载于《万山红》19年第一期)

 

编辑:肖凤娇

相关?#21364;?#25628;索:

上一篇:我与朱砂古镇有个约会
下一篇:民间故事两则

分享到:
收藏
频道总排行
频道本月排行
幸运飞艇app计划